优步司机的官司值不值得打?

共享经济的发展势不可挡。从打车、支付,到娱乐社交,普罗大众已经享受到新经济带来的各种便捷。很快,人们还可能目睹尊贵的银行沦为类似于公用事业的部门,而发现自己在理财、信贷和融资方面的选择倍增。作为消费者和客户,这种前景令人兴奋,但就像银行业者会感到忧虑不安那样,作为劳动者的大众将面对谋生方式的转变,这种转变的速度和广度可能会超出我们的预期。应该从哪里入手保障新经济中劳动者的权益?
银行账单算不上什么前沿信息,在共享经济大潮中却可能是带来丰厚收益的金矿。其他信贷公司缺乏这样详细的个人消费和交易数据,这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竞争优势。但是,三方面力量正在撬开银行的数据金库:大批“金融科技”创业公司进逼,以各种方式对数据“巧取豪夺”;网络银行的发展在外来者提供一臂之力;越来越多监管部门认定分享数据符合客户的利益而对银行施压。
有一些第三方公司不经过银行同意就获取账户信息,最激进的方式是让客户与其共享自己网上银行的密码,让他们可以直接登录其账户复制账单。创业公司的优势在于数据整合,它们为客户汇总分散的财务信息和市场数据,为他们提供低廉又多渠道的理财和融资选择。银行还有一个劣势:不能像创业公司那样大打广告。这是源于客户对于银行的角色认定:银行更像公用事业机构,受托来保护其财务信息而非利用这些信息赚钱。
或许很快,银行将真的沦为公用事业机构:客户只在其中存钱,而让第三方企业来管理财富。更通畅的数据共享会推动这成为现实。这会让让客户兴奋不已,同时也让银行业者惶恐不安。

雇用和福利
共享经济的争议焦点

包含银行业者在内,共享经济对现有职位的颠覆和挑战是大势所趋。随着科技进步,小任务的外包协作变得愈加容易,自由职业者必将不断增多。劳工权利的社运人士担忧伴随快速增长的分享经济的是老公福利的缩水,因为通常情况下,政府和企业只对雇员提供福利。优步司机争取雇员权利的诉讼就是很好的例子。作为轻资产轻员工的优步,如果要承担承包人(司机)的福利将加重商业模式的成本。而诉讼的关键点是当下如何去界定“雇员”。
不过,“雇员”这个标签及其附带福利的重要性往往被夸大了。首先,承包这种方式并不新鲜,经济学家罗纳德·科斯在1937年就指出,企业是选择以雇员的方式来完成任务还是将任务外包,一切取决于交易成本。当交易成本走低,公司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再看雇员的福利,可以分为三类:养老金、医保和失业保险。前两者其实都是劳动者自己的税务负担,即便有一部分是由雇主支付,最终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假如优步被迫替司机缴纳社保,公司想必会通过减少给司机的车资分成来抵消这一额外成本,司机们最终拿回家的钱还是一样的数额。同样,无数调查发现,公司在员工的医疗保险上支出越多,工资支出就越少,最后其实是两相抵消。
自由职业者真正应该争取的利益保障或许在失业救济这一块。临时和兼职工作给政府界定救济资格带来了挑战。在美国一些州,如果劳动者是主动离职,政府就不给于任何救济,这在弹性工作时间的世界就会引发棘手问题。假如劳动者接下一份不定时的工作,后来因为工作时间的改变令其无法接受而辞职,他就拿不到任何失业救济。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05564000:2018-04-25 10:56:10